女企业家被刺6刀,疑祸起投资五月天、邓紫棋演唱会

原标题:女企业家被刺6刀,疑祸起投资五月天、邓紫棋演唱会

赵丹看来,自己遇袭与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某琳的投资纠纷有关。其曾向后者投资1200万元用于五月天等明星的演唱会费用,但收益未及时结清。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慕宏举 毕卿 编辑 李劼 校对 吴兴发

河南女企业家赵丹(化名)在2017年12月19日回家途中遇袭,身中6刀,经鉴定为轻伤二级。在赵丹看来,自己遇袭与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某琳的投资纠纷有关。其曾向后者投资1200万元用于五月天等明星的演唱会费用,但收益未及时结清。2017年11月,赵丹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张某琳否认指控,并称双方仅存在经济纠纷。法院事后认定,赵丹被刺伤为张某琳公司工作人员与社会闲散人员所为。

2021年1月20日,因案情出现新证据,赵丹以张某琳涉嫌诈骗罪向郑州市公安局郑东新区分局报案。

买菜归途被刺6刀

2017年12月19日中午,河南郑州女企业家赵丹从家附近的市场买完菜后,直奔路边的小花园,想着早点回家做饭、休息。赵丹记得,当天气温低至零下10摄氏度,河岸几乎看不到人影,只有两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在此徘徊。二人在偌大的公园里显得有些突兀,“因为平时这里散步的都是一群上了年纪的人”。

赵丹起初并未在意,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沿公园内河岸边的人行道向家走去。一路上,打着电话的赵丹不时向后望去,她发现每次回头都能看见这两个年轻人在她身后不远处,且目光时而躲避。她预感不对,想着可能碰上小偷了,并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而身后的年轻人也随之加快脚步,并在赵丹即将走到郑州市黄河东路时,那两个人追上她,一人从后面蒙住她的脸,用胳膊锁住赵丹的脖子,将其绊倒;另一人掏出匕首,对着她的左臀部和胸部猛刺6刀。

两名男子随后匆忙离开,赵丹根据急救经验止血,并忍剧痛挣扎跑到路边呼救,路人拨打电话并将其送往最近的河南省直第三人民医院救治。

根据赵丹提供的病例显示,赵丹臀部多处刀刺伤,右侧第3根肋骨骨折,肺部挫裂伤,胸腔积液,额面部多发软组织损伤,双膝关节多发软组织损伤。

其提供的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也证明,2017年12月19日12时许,赵丹在郑州市郑东新区黄河东路熊耳河路交叉口受伤。其右侧胸壁可触及明显骨擦感、异常活动,左侧臀部可见多处开放性伤口长约2cm,1处开放性伤口长约4cm,创缘整齐,深达骨膜。最终鉴定意见为赵丹胸部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二级。

疑祸起投资演唱会

住院当天,面对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九如路派出所前去调查的民警,赵丹称怀疑自己被一个名叫张某琳的人报复了。她称自己曾在张某琳处投资1200万元,对方没有还钱,赵丹便将其起诉。至于其他仇人,赵丹表示自己从未有过。

赵丹是郑州市一公司老板,2016年,赵丹通过当地政府某处长认识了张某,张某称自己是河南文化投资集团的财务总监,自己有个叫张某琳的妹妹,开了一家名为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辰亿星)的企业,专门负责明星的演唱会项目。

当年10月,赵丹在饭桌上见到了张某琳。第一次见面,张某琳给赵丹的感觉是“话很少,嘴很甜”,张某琳称自己不缺钱,之前有人投资她没接受。赵丹说,此次也是相信张某推荐的人才考虑其投资,并称近几天会把合同拟好。聚会后不久,张某琳邀请赵丹前往其办公室讲解演唱会投资的详细流程。

在2016年12月14日和2017年4月6日,赵丹与张某琳分别签下了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和邓紫棋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额分别为800万元和400万元。

按照协议书上的规定,五月天演唱会结束后的15个工作日内,赵丹将得到投资额最低35%的投资回报额即280万元人民币的收益。邓紫棋演唱会结束后的15个工作日内,赵丹将得到投资额最低23%的投资回报额即92万元人民币的收益。

2017年4月22日后,五月天演唱会项目的利润迟迟没有结清,张某琳却又通知赵丹进行“刘德华演唱会的投资”。张某琳称此次演唱会规模巨大,预计要投30亿人民币左右。赵丹称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钱,张某琳称“有多少钱投多少钱”。

这句话让赵丹起了警惕心,“一般而言,投资的金额是固定的,不能说变就变,”赵丹要求先把此前收益结清,刘德华的项目自己需再考虑。

张某琳或许看出了赵丹的心思,她先后向赵丹的账户里打款700余万元,并于2017年5月13日向赵丹打了借条,在这700余万元里再借332万余元用于项目运作,每月以2分利息计算,并在不久之后给赵丹一张招商银行的转账汇款电子回单,张某琳以此证明已将2000万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刘德华演唱会项目。

这张招商银行的转账汇款电子回单显示,该电子回单收款户名为海宁观天下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开户行为嘉兴银行海宁支行。转账汇款金额为2000万人民币,交易状态为汇出,且备注为刘德华项目。

诉后疑遭人报复

然而从2017年7月开始,赵丹发现联系张某琳愈发困难,经常是消息不回,电话不接,直到9月,张某琳“人间蒸发”,完全联系不上。

随后,赵丹选择报警和起诉。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得知,2017年11月23日,赵丹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公司和张某琳承担合同义务,偿还其投资款项。

2020年11月9日,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河南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陈某提起公诉,赵丹及其代理律师周兆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赵丹诉称,被告人陈某是受张某琳、闫某指使,应查清张某琳涉案情况。

新京报记者通过梳理已经获得的涉案卷宗时发现,张某琳否认自己认识陈某、周某前、杨某。她称自己是在2017年初或者2016年年底的时候认识的赵丹,一起投资过演唱会项目,后来因为项目投资的事情发生了争执,产生了经济纠纷,赵丹已经起诉至法院,并在审理中。

关于经济纠纷,张某琳称,其在协议上签字以及在借条上签字的行为,都是代表公司履行职务的行为,并不是个人行为。赵丹与嘉辰亿星于2016年12月14日签定的《2017年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后,赵丹的投资款的实际用款人是被上诉人嘉辰亿星,并不是自己使用。而她从来没有指使过公司的副总经理闫某安排人教训赵丹。

同时,一份裁判文书显示,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2017年11月底,嘉辰亿星公司员工闫某得知先前跟随的张某琳陷入上述民事纠纷后,便寻找到陈某纠集杨某、周某前、张某涛、李某等社会闲散人员,发送赵丹的照片及日常生活轨迹,伺机打击报复赵丹。

同年,12月20日,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决定对赵丹被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陈某在法庭上辩称其不是主犯,也没有受到张某琳、闫某的指使。而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接受指使插手他人经济纠纷,借故生非,纠集同案人杨某、李某、张某涛等人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最终判处陈某有期徒刑四年,其他直接参与伤害赵丹的相关人员也获得了相应处罚,张某琳未受到处罚。

代理律师:或构成诈骗罪

周兆成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刑事控告是有了新的证据,赵丹将投资款转入张某琳的账户之前,张某琳的账户仅剩3.22元,在被害人投资款汇入之后,该款项迅速被转出,其中仅96万元被用于购买高档汽车,以及归还个人信用卡,以及一部分用于分赃。

赵丹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两份银行流水记录,第一份带有联机余额的银行流水显示,2016年12月15日,在赵丹向张某琳打款800万元人民币之前,对方账户的余额仅剩3.22元。

另一份银行流水为个人账户,户名为张某琳,存款类型为活期,开户网点为平安银行郑州分行营业部。流水上标明,2017年1月25日,张某琳分别向郑州法利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和河南乐城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POS消费的形式支出92120.36元和40641.22元。

而根据赵丹此前提供的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第三条投资款用途里清晰写道:“本合同项下的投资用于2017年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不得挪为他用,更不得使用投资款进行违法活动。挪为他用或进行违法活动所产生的一切后果由甲方自行负责”。

2021年1月20日,因案情出现新证据,赵丹以张某琳涉嫌诈骗罪向郑州市公安局郑东新区分局报案。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hghfysp.com/32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